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历史上的今天丨血战武汉:82年前的这场会战对中国抗战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0-06-30 15:32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南京沦陷后,日本满以为中国政府会屈膝投降,然而他们没想到,一次又一次的猖狂进攻反而激起了中华儿女的抗日斗志。日本企图迅速灭亡中国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1938年1月至5月,侵华日军向徐州发起进攻,遭到了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军队的顽强抵抗。徐州失守后,日军准备从中原直取武汉。

  武汉地处华中,古代,从武汉循长江水道行进,可西上巴蜀,东下吴越,向北溯汉水而至豫陕,经洞庭湖南达湘桂。近现代以来,武汉更是中国内河的重要港口,是长江中游航运中心,我国内河通往沿海、近洋最大的启运港和到达港。

  从武汉出发,经长江水路东下可以直抵南京、上海,向西可以抵达重庆、成都,通过铁路干线,可以直达北京、河南、湖南、广东等地。可见,武汉是连通中国各大城市的重要枢纽。

  此外,随着南京的沦陷,国民政府及其大量人员、物资相继向西南后方转移,在这过程中,武汉又成为了重要的中转站。同时,国民政府还将大部分机关和全国性的军事指挥机构设置在武汉。

  如此重要的战略位置,自然成为侵华日军的目标。1938年年初,日本参谋本部认为,“只要攻占武汉、广州,就能够支配中国”。显然,日军希望通过迅速拿下武汉等重要城市,进而灭亡中国。由此,抗战时期的22场会战中规模最大的战争爆发了。

  武汉会战还被称为“东方的马德里保卫战”,它是抗战期间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会战。中国军队先后投入14个集团军(50余个军)约100万人。日军则投入第2军(4个师团)约17万人,第11军(5个师团、1个支队)约20万人,总兵力接近40万人。

  日军攻陷徐州后,决定先以一部兵力攻占安庆,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然后以主力沿淮河进攻大别山以北地区,由武胜关攻取武汉,另以一部沿长江西进。后因黄河决口,被迫中止沿淮河主攻武汉的计划,改以主力沿长江两岸进攻。

  6月初,日军波田支队(相当于旅)由芜湖溯江西进,向安庆进攻。12日,安庆失守,波田支队继续沿江西进。至7月初,日军在江北占领太湖、望江以东,在江南占领江西湖口以东的长江沿岸地区。

  4日,日军华中派遣军调整战斗序列,由其司令官畑俊六指挥第2、第11集团军,负责对武汉的作战。以第11集团军沿长江两岸主攻武汉;第2集团军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汉。

  中国方面,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增强指挥机构与作战能力,于1938年6月中旬新编第9战区。同时决定以第5、第9两个战区所属部队保卫武汉。

  参加武汉保卫战的部队以及空军、海军,总计14个集团军、50个军,作战飞机约200架,舰艇30余艘,总兵力近110万人。各兵团部队自6月开始分别利用鄱阳湖、大别山脉等天然屏障,组织防御,保卫武汉。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指挥27个军负责长江南岸的作战,第一兵团薛岳所部防守南浔线,并沿鄱阳湖配置兵力,以南昌为基地,以外线之势击破西进日军,防止日军进攻南昌及迂回长沙;第二兵团张发奎所部确保九江至瑞昌线正面,并沿江构成阵地带,防止日军由瑞昌西进,直趋岳阳、蒲圻、咸宁;汤恩伯军团控制于各重要据点之间,以便随时策应一线作战。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指挥23个军负责江北作战,命第四兵团李品仙所部为右翼兵团,利用长江北岸大别山南麓丘陵湖沼的有利地形遏敌取捷径攻略武汉;以第二十一集团军廖磊所部为中央兵团,布置于太湖、潜山西北山地,相机南下侧击西进之敌;以第三兵团孙连仲所部为左翼兵团,控制于大别山北麓与淮河之间,利用地障,重在阻敌迂回武汉之北;命第二十四集团军韩德勤所部担任敌后游击;以第二十九集团军王缵绪所部为第二线兵团,策应一线作战。

  另以第一战区在平汉铁路(今北京一汉口)的郑州至信阳段以西地区,防备华北日军南下;第三战区在安徽芜湖、安庆间的长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东地区,防备日军经浙赣铁路(杭州一株洲)向粤汉铁路(广州一武昌)迂回。这种战略部署,体现了以外线进攻为主,阵地防御和游击为辅的战略防御格局。

  1938年6月23日,日本军舰溯长江而上,开始向安徽、江西江界的马垱要塞(今彭泽县马当镇)进攻,并使用毒气,从正面强攻数次,均被中国要塞炮兵击退。

  7月7日,为支持抗战,周恩来、郭沫若在武汉倡议发起了百万大献金运动。据当时的报纸刊载,参加献金的有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有几岁孩童,人们争先恐后,把献金台围得水泄不通。

  汉阳一乡民献出祖传元宝,武昌乞丐所全体乞丐自动绝食一天,献金40元。汉口各店主为全体店员捐献一月薪金,各房东捐房租一个月,共计40万元。

  三镇几十家戏院近3000名演职员不取报酬,捐出全部收入……11日晚,轰轰烈烈的献金运动结束,参加者有百万人次,总共募集金额达百万元以上。

  国民政府用这些捐款为前方战士购买了大量的药品和医疗器械,以及20万套单衣,40万套棉衣。在民族危机关头,国共两党携手一道与中国百姓一起誓死保卫武汉。

  在富池口(今阳新富池镇)要塞,中国军队同日军血战近10天,多次击退日军进攻,最后,无耻的日军向国军施放毒气才占领。

  在庐山南北,国军与敌展开激战,取得万家岭大捷,毙敌3000人,伤敌更多,俘虏3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50多挺、步枪1000多枝,军马100余匹。

  在大别山地区,国军在富金山高地顽强阻击日军,予敌重创,使日军每个连平均减员到40人,营长一级的军官也多有伤亡。

  武汉会战期间,中国空军和海军也积极参与了作战。在苏联航空志愿大队的配合下,中国空军鏖战长空,与日军航空兵空中大战7次,击毁日机78架,炸沉日舰23艘,有力地支援了地面部队的作战。

  中国海军在长江上也进行了激烈战斗,在沿江要塞布置水雷,设置海岸炮,并击沉日舰多艘,有力迟滞了日舰沿江进攻,取得了战略上的成功。

  1938年6月至10月,中国军队先后集结近百万人,在武汉地区与日军展开会战。图为中国军队的机枪阵地

  由于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各路日军在付出惨重代价后,迟至10月底才完成由东、南、北对武汉的三面包围。而国军从持久抗战的战略角度出发,决定从武汉地区撤退,未与日军进行决战,从而保存了有生力量。

  武汉会战被称为击毙日军最多的会战,按照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根据各部队战斗详报统计的日军伤亡人数为25.6万人。

  而按照日本1975年出版的《战史丛书·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2卷记载,武汉会战日军第2军战死2300人、负伤约7300人,共伤亡9600人。第11军战死4506人(包括将校172人)、负伤17380人(包括将校526人),共伤亡21886人,总计伤亡31486人。

  这个伤亡人数大大低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统计的数据,如果按照这个数据来算,日军在武汉会战仅仅损失不到10%的兵力而已。那么,到底是国民政府夸大了数字,还是日军方面故意隐瞒了损失?

  日本第6师团是日军第11军中死伤最惨重的师团之一,按照第47联队战史《乡土部队奋战史》记载:“从8月1日—10月26日,日军第6师团战死2308人、战伤7277人、合计伤亡9585人。”

  这个伤亡还不算6、7月的损失,如果算上,第6师团在武汉会战中不加战病人数,伤亡高达1.3万—1.5万人之间。

  而日军第101师团、第106师团经过庐山山脉作战、万家岭作战、德安作战等一系列战斗后,伤亡也十分惊人。

  在《日本陆军联队总览》介绍日军第101师团第149联队时说道,该联队在武汉会战中死伤1080人。可以推算出第101师团在武汉会战中死伤应该在5000人左右。

  第106师团在庐山山脉作战、在万家岭战斗中遭到中国军队的重创,其伤亡远高于日军第101师团。按照《熊本兵团战史》记载,第106师团战死3321人、战伤4085人、战病9905人、合计17311人。

  第9师团按照《鲭江步兵第三十六联队史》《富山联队史》记载,武汉会战第9师团死1102人、伤2895人、合计伤亡3997人,损失远远不如淞沪会战。

  如果算上瑞昌战役的损失,日军波田支队伤亡应该在4000人左右,其中战死人数1500余人。

  这样算下来日军第11军战死、战伤约3.5万人,如果算上第27师团和军直属部队损失,日军第11军战死、战伤人数应在4万—4.5万人之间。

  下面这份日军第11军从1938年到1940年历次作战的伤亡调查表,又提供了另一份有意思的数据——武汉会战日军战病人数很多,仅第11军就战病10万余人。

  战病人员,很可能与当时的武汉高温有关。武汉会战是典型的“高温下的战役”,在这场战役所经历的6-10这四个月的时间里,正好是有着“火炉”之称的武汉地区气温最高的时节,战场上超过四十摄氏度的高温酷暑给予了刚刚从中原战场抽身而出,未来得及变换装具的侵华日军以巨大的杀伤。

  根据日方资料,会战中因高温而造成的日军减员甚至要超过其与中国军队交火而造成战斗伤亡。

  综合来看,整个武汉会战中,日军华中派遣军总伤亡应该在5.5万-7万人之间,同时还有10多万战病人员。而日本自己的《战史丛书》和当时的军一级的伤亡调查表显然对伤亡损失有所隐瞒。

  损失惨重的日军,并没有因攻占了武汉而大为得意。其第11军司令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哀叹:攻占武汉伤亡甚重,日军士气大大低落,日俘有问必答,不少人还供出日军的编制、位置、指挥官姓名等。

  正如武汉市档案馆研究馆员陈丽芳所说,武汉会战虽告结束,但日本一举摧毁中国抵抗力量的企图不仅没有实现,自身人力、物力、财力的消耗也达到空前程度。中国军队实现了阻敌西进,以时间换空间,固守重庆大后方的预期目标。

  抗战时驻华的美国记者白修德,曾在《中国的惊雷》一书中写道:“1937年至1938年的冬天,中国发生了奇迹……空前未有的最完全的团结精神,在汉口存在了好几个月。其时曾在武汉呆过的人,从没有能够精确地说明这武汉精神是怎么回事。全中国都动了……”

  以武汉的重要战略地位来说,保卫武汉意味着保卫全中国。武汉会战中,中华民族空前的万众一心、国共两党坦诚合作、军民携手慷慨赴死的伟大精神都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也让许多国际人士大为感动,并因此将其归纳为武汉精神。

  史叔:“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为何几乎没当过首都?”,公众号“看历史”(微信ID:EYEONHISTORY)

  杨晓辰:“抗战︱武汉会战日军到底损失多少人”,公众号“冷热军事史”(微信ID:militaryhistory);

  TDK:“酷热下的战争:武汉会战期间,被高温消灭的日军远高于战斗伤亡!”,公众号“军武次位面(微信ID:junwu233)等.

  原标题:《历史上的今天丨血战武汉:82年前的这场会战,对中国抗战意味着什么?》

Power by DedeCms